首页|集团概况|新闻中心|产业板块|经营管理|安全生产|党群工作|科技创新|人力资源|企业文化|民生通道|新矿商务
当前位置: 首页>>文学作品>>正文
热点新闻
·   集团公司召开领导...
·   葛茂新主持召开集...
·   葛茂新主持召开翟...
·   中国共产党新汶矿...
·   集团公司党委召开...
·   集团公司召开中层...
·   国家煤矿安全监察...
·   集团公司党委政工...
·   辛恒奇主持召开新...
·   泰安市国资委督导...
文学作品
记忆中的年味
发布日期:2018-02-22
  作者:刘阳  来源:网上投稿   (点击: )

“年”可以说是中国最重大的节日,儿时,对“过年”的记忆就是“里外三新”,从头到脚,从里到外,结束一年的忙碌也有着对来年的期盼,扫屋子、赶年集、备年货、贴对联、请家堂、熬五更、群拜年。

“年”不是一天,很早就有“过了腊八就是年”的说法。一到腊八,家里就开始准备过年,首先就是腌腊八蒜。中间,家里忙忙活活的开始买菜,打扫卫生。腊月二十三,“小年”先至,各项准备工作像是进入程序,开始倒计时。割肉、杀鸡、炸货、蒸糕,各种大菜相继开始准备。对于儿时的我来说,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参与,但是每次炸丸子、炸藕盒时,自己也很开心,即使是吃到炸的面糊也觉得很高兴。

“守岁”是传统的习俗,也有的叫“熬五更(jing)”,每年央视春节联欢晚会也会在年夜饭时如期而至,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着、喝着、聊着、看着,孩子们在屋里跑来跑去、打闹嬉戏,虽然每一年有期待、有欢乐,有遗憾、有失望,但是春晚一直伴随着我们成长。

快到零点敲钟的时候,大人们又开始忙起来了,还有个说法“大年初一吃素馅饺子”,熬五更吃饺子也成了“固定程序”。

不一会,有的人家开始放烟花,整个夜空被绚烂的焰火和爆炸声所笼罩。忽然想起了羽泉“狂想曲”中的几句歌词,“燃起的焰火照亮谁的脸,在破晓的一瞬间,睁开了的眼看那乌云退变,散落的焰火落在谁身边,在睡去的一瞬间亮起来天”。

初一一大早,就要开始拜年了,现在还是沿用最传统的拜年方式,小辈给长辈磕头,祝福长辈健康长寿。之后,一家老老小小就要出门,给左右邻居或亲朋好友拜年。“过年好”成为了出现频率最高的词汇。孩子们最高兴的就是穿着新衣服,跟着大人去串门,因为可以有糖吃,而且身上大大小小的口袋全部都装满了糖,就像装满了快乐,和小伙伴们凑在一起,比谁的糖多,谁的好吃。儿时的快乐就那么简单。

“今年的晚会不太好看”、“那个谁谁谁没有上”、“谁和谁的节目很好”……春晚渐渐成了我们茶余饭后、走亲访友拜年时的谈资。

对于孩子来说,可能记忆深刻的是过年的氛围,放鞭炮当然是少不了。我的记忆中,过年往往会下雪,地上有雪堆或者水结的冰,把炮仗插在雪上或是塞在冰里,点着后跑到一边,捂着耳朵看着冰雪崩裂。成挂的小炮仗不舍得一次放了,都是拆成单个的放,印象最深的好像是一种红绿相间的炮仗,特别适合小孩放。还有“窜天猴”,小的时候不敢放,慢慢大了也开始自己试着放,点着了往天上一扔,听着“嗖”的一声然后在天上炸响。有时也会到河边去“炸冰”,记忆中我也曾经掉到冰窟窿里,裤子、鞋子都湿透了,冻得瑟瑟发抖,跑着回家把新衣服又换下来。

说到这好像少了点“过年”的结尾,其实记忆中比较深的就是“送家堂”,家家户户都带着各式各样的鞭炮、礼花炮到大马路上,一场“比赛”马上开始,不仅仅要看数量,还要看谁的更响,谁的更高,显得谁的家族更有“地位”,时不时有几辆小车穿行在“炮火”中。一场比赛后地上红红的一大片,阵风徐徐吹来,很有一种枫林晚的感觉。

随着社会的发展,生活发生了“巨变”,所有的东西都在传承和创新,吃的东西越来越丰富,智能手机的时代拜年可以不用出门,录制拜年小视频也成为了年轻人最独具创意的送祝福方式,但是不变的还是“年味”和亲情。

儿时的记忆烙印在我们的大脑深处,60后、70后、80后、90后、00后都有自己的时代记忆,属于你们的时代记忆又是什么呢?

上一条:你在我的守候中,在井下度过34岁生日
下一条:春之守望,回家过年
关闭窗口
友情链接:

本网站所刊登各类新闻、信息、图片和各种专题资料,均为新矿集团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

鲁ICP备05003184号
您是第 位来访者